返回

遇见对的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遇见对的人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趁着开会完休息的空档,于旻晴和刚回国的江惠娴二话不说地杀到公司楼下的咖啡店,喝咖啡聊是非。

  “又多了远达科技的CASE,这下子够你忙了吧。”江惠娴端起桌上的咖啡,满足的喝了一口她最爱的蓝山。

  “是呀,明明手上还有这么多CASE,真搞不懂经理为什么还要把这个  CASE交给我。”一想到将来几个月的日子,于旻晴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那是他信任你呀!你没看到这个案子落在你身上时冯景雯的表情,我真怕她的粧会龟裂,到时候就妙了。”那女人老是喜欢化个大浓粧来上班,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她在酒店上班呢!真的很好奇,她卸了粧后该不会整个脸是平的,所有东西都是画出来的吧?

  “你太夸张了吧。”于旻晴笑了笑,但想到冯景雯那时的表情,江惠娴说的状况倒不是不可能发生。

  “我实在不懂耶,她为什么这么想要这个CASE呀?”冯景雯在公司是有名的闪躲大王,任何CASE她都不愿意主导,只会在小组里挂个名,其它的什么都不做。不过没人敢说些什么,谁叫她爸是公司的董事,而她舅舅是创意一部的副理呢。

  “这是有原因的……”于旻晴把冯景雯那天的宣示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她怎么这么自作多情呀,连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喔!”一想到她那张自信臭屁的肉肉脸,江惠娴都想笑了。不过有件事她仍不太明白。“可是,你怎么知道她说的是假的呀?”

  “因为……”完了,惠娴怎么会这么聪明,听出她最不想提的地方。

  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自己和任炜炎的关系。说他们是普通朋友吗?他们又太常联络了,有时回家还会再用MSN聊聊;但说他们有什么吗?她又不想承认,就算任炜炎已经好几次暗示对她有好感,她仍然假装二人只是朋友。

  “你认识他,对吗?”看着好友的表情,她大概猜到了几分。

  “对。”于旻晴并不想对她撒谎,毕竟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他就是你一下班后就不见人影的原因吗?”自从她回国后,每次一到下班于旻晴就跑得不见人影,她问过吴文芳,她说这样的状况已经有好几个礼拜了。看来,冯景雯希望钓到的大鱼,最后却被于旻晴不小心给钓到了。

  “我们只是朋友。”她知道惠娴已经猜到了,不过她还是赶紧解释二人的关系。

  江惠娴忍不住翻翻白眼。有哪个朋友会这么好心,一天到晚来公司载她,尤其还是个男的,笨蛋都知道那个人喜欢她。“我看对方不只当你是朋友吧!”

  “可是我……”于旻晴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只能低着头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旻晴,你不会因为那件事,所以不敢接受他吧?”

  其实详细的状况她并不太清楚,她只知道于旻晴最好的朋友——张思玲和她的男友——陈汉成在一起,二人还在四年多前结了婚,生了一个女儿。而于旻晴竟然还大肚量的收了二人的女儿为干女儿,这件事让她很为于旻晴抱不平,但于旻晴本人却像没事人一样,非常疼爱二人的女儿。不过听说张思玲生完孩子后,整个人变得很多疑,三天两头就和她老公吵架,而于旻晴就成了可怜的和事老。

  也不知道是因为那段感情,还是常看他们俩一天到晚吵架的关系,于旻晴已经有好几年都是维持单身了。不主动去找自己的Mr.Right,对于别人的示好也都无动于衷,这让她担心不已。

  “不是的,我只是不太确定,他是不是真的适合我。”她也怕自己会变得跟思玲一样,生完孩子后会无理取闹,而他是不是可以包容她的一切,还是会像汉成一样转头就走。

  “旻晴,如果不去试试,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江惠娴摸着她的手,给她力量。“而你有可能会就此错失一个最适合你的男人。”

  于旻晴看着江惠娴鼓励的眼神,她知道她若不正视这个问题,有可能会就此错失任炜炎。不过,她还是需要一点时间,一点可以鼓起勇气再爱一次的时间。

  *

  “舅舅,为什么不把这一次远达科技的CASE交给我来做?我不是跟你说过我要这个CASE吗?”一开完会,冯景雯立刻愤怒的往副理室去找她舅舅理论。

  “丫头,这可是个大案子,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就算,这可是要经理同意的。”虽然这是远达科技第一次和他们合作,不过他们相信,只要这次合作的结果不错,将来二家公司长期合作的机会将会大大的提升。

  “难道我就不行吗?”她才不承认自己比不上于旻晴呢。

  “旻晴的表现一直都很好,经理才会放心地把这个CASE交给她。你最近并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所以就算我帮你说话,也不会有什么帮助呀。”他心里明白,冯景雯并没有什么广告人的特质,也不适合这份工作。不过姊夫硬要让她在这问公司上班,为的是让她能多接近一些大公司的主管,好找一个家世不错的人嫁了。他真的很希望她可以早点找到这个人,然后把自己给嫁了,让他早日可以脱离苦海,不用再一天到晚听属下对她的抱怨。

  “我不管啦,我一定要参与这个CASE,如果你不能帮我的话,我就自己去找爹地!”冯景雯才不管那些呢,反正她一定要参加这个CASE,这样她才可以名正言顺的和任炜炎见面,而他也就没有理由再躲着自己了。

  一想到这里,冯景雯不免觉得火大。那个任炜炎真的太过分了!她已经打电话到他公司好几次了,但他就是不接她的电话;就算她留言,他也无动于衷,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这让她更觉得不得到他誓不罢休。

  又来了!每次他不如她的意,她就拿她爸出来。唉!当年要不是有姊夫的引荐,自己也不会这么容易进这间公司,这也是他会这么顺着冯景雯的原因。

  “好吧,你就加入这次远达的案子,不过主导人还是旻晴,你只能在一旁协助她,不能造成她的困扰。还有,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再有下次,你就自己去找你爹地吧。”他言尽于此,要是她再不知好歹,他也不会再帮她擦屁股了。

  “谢谢舅舅,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只要这次成功得到任炜炎,她就可以开心的当她的少奶奶去了。当然,也就不用再在这里上班,看舅舅的脸色;也可以比那个于旻晴过更好的生活了。

  *

  六点钟一到,于旻晴立刻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快速的关好电脑,拿起自己的包包,头也不回的往电梯走去。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完全没有浪费掉任何—分钟。

  坐在她身旁的江惠娴,看到她的动作忍不住摇摇头。看她的反应和态度,要说她和任先生只是朋友,鬼才相信吧!

  因为正好是下班时间,等电梯的人本来就比较多,等到于旻晴出公司大门,并走到距离公司二个巷口的超商时,已经过了十分钟。她东张西望的找寻这几个星期以来她已经很熟悉的香槟金休旅车。

  没多久,她就在巷口附近发现任炜炎的车,她快速的坐到车里,并催促他快点把车子开走。因为她怕让其他同事看到他们俩在一起,到时可能会传到冯景雯的耳里。

  虽然,他们俩并没有真的在一起,而她和任炜炎也只是比普通朋友还要更好一点的朋友,但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问题产生,她要任炜炎每次来接她时,将车子停在离公司二个巷口的超商附近,这样就可以免去同事之间无谓的“冲突”。

  “你今天一整天都很忙吗?”任炜炎趁着车子回转等红绿灯时,转头问着于旻晴。

  “还好呀。为什么这么问?”于旻晴从右上方拉过安全带扣好。

  “我原本下班前想打电话给你,问你是不是来得及六点走,可打了好几次都是关机,打你公司电话也都没人接,所以我就想你今天可能是忙到连坐下来的时间都没有。”

  于旻晴从包包拿出手机,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从开会关机后就一直忘了开机。“你还敢问!都是因为你传那个什么简讯给我,害我开会时笑了出来,被别人白了好几眼,没办法就只好先关机了。”他不说,她都忘了自己今天因为他的简讯差点在开会时出糗。

  “那是因为你说要跟我老板告状,我才会传求饶简讯给你,其实我也很不愿意耶。”

  “你真是够了!”任炜炎一副逼不得已的可怜样,让原本要找他算帐的于旻晴气消了一大半。“对了,我们今天开会,有一件事和你们公司有关系喔。”

  “什么事?”和远达有关的?难到是最近的广告合作吗?

  “我想,这件事情对你而言,应该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吧。不过,哪个是喜、哪个是忧,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就说说看吧!”看她一副自以为神秘的可爱表情,任炜炎噙起淡淡的笑。

  “我和冯景雯‘同时’负责你们公司这一次的CASE。”于旻晴特别加重语气,兴味十足的看着他的反应。

  “喔,这么刚好?那你觉得你是喜还是忧呀?”任炜炎只是挑眉看着她,并没有正面回答她想知道的答案。

  “这个问题只有你才知道吧!”贼头,竟想套她话!

  “那我可得好好想想了。”任炜炎蹙起眉尖,露出深思的神情。

  “你!”于旻晴气得用力打他。“有这么难回答吗?”她和冯景雯在他心里难道是同一个地位吗?

  “好好好,别生气了,我是开玩笑的。这哪要想呀,当然你是喜,那个连环CALL的女人是忧呀!”冯景雯自从生日宴后,便对他展开夺命连环CALL,害他最近连公司的电话都不敢接,通通由他的秘书挡掉,不过最近他的秘书也被她弄得有点抓狂了。

  “这还差不多。再来就是看你如何面对她了,她可是为了见你才硬要我们副理让她加入的喔!”她还是先说好了,让他先有心理准备。

  今天副理下班前,特别找她过去讲这件事,她看得出来副理脸上有点无奈,大概是冯景雯又跑去跟他吵这件事了吧。反正,对她而言是没什么差,如果冯景雯愿意帮忙,她就多一个帮手;如果她像以前一样还是只是挂名,那就当作没有她就好了。

  “唉,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我是呀。”于旻晴对他笑了笑。

  任炜炎叹了口气,对于未来两人有更多的相处机会,他是感到开心的;但一想到要面对黏人的冯景雯,他就感到有点头痛。不知道可不可以跟老总说,不要让冯景雯进他们公司呀?

  一直把二人关系定位成朋友的于旻晴,完全没发现自己对任炜炎愈来愈依赖,言语间也常不自觉的对他撒娇;而任炜炎对她更是百般的宠溺,二人之间朋友的界线似乎越来越模糊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