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遇见对的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遇见对的人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吴文芳从医务室拿来冰敷袋,帮躺在会客室沙发上休息的于旻晴冰敷。

  “会有点冰喔。”吴文芳小心的将冰敷袋放在于旻晴已经红肿的脸上。

  “谢谢。”于旻晴单手按着冰敷袋,虽然已经冰敷了,但脸上的刺痛感还是让她痛到脸皱成一团。

  “别客气。你还是很痛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看她不舒服的样子,吴文芳很担心。

  “还好,我还可以忍受。”要是真的去医院,任炜炎一定会知道,到时候事情就不容易落幕了。

  “不舒服就一定要说喔!你先休息一下,我在这陪你。”她的脸都肿成这样了,一定很痛。冯景雯也太过分了吧,下手这么重!

  于旻晴点点头,合上双眼,让自己休息一下。

  过不久,江惠娴推开门走进会客室,看到看她虚弱的样子,关心的走到她身旁蹲下看着她。

  “旻晴,你还好吧?”

  “还好。谈完了吗?副理有说什么吗?”于旻晴坐起身来,着急的问她。

  “他没说什么,只是请你过去。”

  “好。文芳,麻烦帮我把冰敷袋还给医务室。”她拿下脸上的冰敷袋,交给吴文芳,然后慢慢起身,准备走出会客室。

  “你一个人行吗?还是我陪你去吧。”看她不太稳的样子,江惠娴着急的跟上她。

  “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她对好友摇摇头,直接往副理室走去。

  一到了副理室门口,于昱晴轻轻的敲了二下门,等听到副理的回应后,才开门定进了副理办公室。

  “副理,您找我吗?”

  “对,这边坐。”刘副理指了指办公桌前方的位子要她坐下。

  等她一坐下,他才看到她脸上的掌痕,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是景雯打的吗?”

  于旻晴没回答,只是对他无奈的笑了笑。

  “我真的很抱歉,我没想到她会这么跋扈。”于旻晴没直接承认,让他保住了这张老脸,但他真的没想到自己的侄女会这么大胆。

  “别这么说,我想这次的事,也造成副理不小的困扰。”

  看到于旻晴这么善解人意,他不免感慨,为什么景雯无法像她一样?也难怪那个男人会喜欢旻晴,而不选景雯了。

  “这次的事件,上头已经知道了,他们很重视这件事,要求要查清楚是谁到公司贴那些照片的,所以在确定之前,希望你可以休息一阵子。”原本他以为只会针对冯景雯做处分,没想到连于旻晴也被迫要休息。

  不过不明人士可以到公司张贴这些东西,倒是突显了公司保全是有漏洞的,这对于以创意为主的广告公司可是一大致命伤,也因此上头的人很在意这件事。

  “我知道了,我会把手边的工作转交给其他人。”虽然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不过既然公司这么决定,她也不能多说什么。“那我先出去了。”

  “旻晴。”在她出门前,刘副理叫住她。“这件事,我真的很抱歉。”

  她摇摇头,没说什么就走出了副理办公室。

  *

  当于旻晴一走出副理办公室,所有人都蜂拥而上,着急的问着她状况。而她只淡淡的说公司要她休息一阵子,随后将工作交接给其他人后,便拿着自己的包包走出公司,不管其他人的愤恨不平、为她叫屈,只是很平静的接受这一切。

  一直到回到了任炜炎家中,看着他和婷婷两人玩累了躺在地毯睡觉时,她脸上才出现淡淡的笑容。

  轻抚着二人熟睡的脸庞,她忽然觉得今天发生的事对她而言都不算什么,只要能够和任炜炎在一起,就算失去工作也都是值得的。

  “怎么回来了?”感觉到有人在摸着他,任炜炎这才缓缓的醒来,一看到是于旻晴,他惊讶的看着她。

  “我们到外面说。”于旻晴先将婷婷抱到床上睡后,才拉着任炜炎离开客房。

  “到底怎么了?”任炜炎近看,这才看到她脸上似乎有淡淡的红印子。“你的脸怎么了?”

  “你一次问我这么多,我要怎么回答呀!”相对于他的紧张,于旻晴反而像没事人一样,还轻松的为二人倒了果汁。

  “你快说,不然我直接去问江惠娴。”看着她过于平淡的反应,反而让他觉得很奇怪。

  “好,我说,不过你可不要生气喔。”她很清楚他知道后会有多生气,所以要他先保证才愿意说。

  她愈这么说,任炜炎愈觉得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所以,当然不会贸然答应她的要求。“我不能答应你。你再不说,我就打电话问江惠娴。”

  “你真的很贼耶!”看来她不能不说了。只好先抓住他的臂膀,以免他听完后跑到去找冯景雯。

  “快说!”任炜炎已经愈来愈没有耐心了。

  “好啦!我说啦!”于旻晴只能娓娓道来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其实很多事情她已经省略没说了,但任炜炎的脸还是愈来愈难看。

  “你的脸也是她打的吗?”只要于旻晴一点头,他就打算立刻去找冯景雯算帐。

  看到他暴怒的样子,她就知道完蛋了,她赶紧抓着任炜炎的臂膀,就怕他真的跑去找冯景雯。“没有啦,是我自己撞到的。”

  “你以为我是笨蛋吗?”他会连撞到还是被打都看不出来吗?

  “别这样嘛!”于旻晴装可怜的看着他,就像个被遗弃的可怜小猫一样。“不管是不是她,我都不要你再跟她见面。”

  这说法倒很有趣。任炜炎挑眉看着她,“为什么?”

  “我干么让喜欢你的人跟你见面呀!”于旻晴一脸不以为然的瞅着他。

  嗯,这点他可以接受。“再努力一点来说服我呀!”如果想让他不去找冯景雯,她必须再努力点。这几天婷婷在他们中间,很多事他都无法做,他可是已经忍很久了。

  于旻晴了解他的意思,她的身体愈来愈贴近他,轻声在他耳畔说道:“在这无法说服你啦,我们回房间去。”

  一听到她的话,任炜炎精神立刻来了,赶紧抱起她,快步的往主卧室走去。他可要好好看看她要怎么说服他。

  *

  因为于旻晴不用再到公司上班,所以就没再请保姆,由她自己亲自陪婷婷,带她到处走走。不过她都会赶在任炜炎下班前回家准备晚餐,好让忙碌了一天的他,可以好好在家吃顿饭。

  原本她是想要接CASE,想说多少赚点外快,不过任炜炎不想让她太累,要她好好休息,还说过一阵子要带她和婷婷出国去走走。

  “姨,我要吃这个。”婷婷坐在超商的推车里,手指着冰柜里的布丁。

  “喔,好。”于旻晴帮她拿了布丁,还顺便拿一瓶明天早上要喝的牛奶,再推着推车到柜台结帐。

  等结完帐后,二人手牵着手,一边唱着儿歌、一边走回家。

  “旻晴、婷婷!”两人经过警卫室时,忽然听到一旁有人在叫她们。

  于旻晴一转过头,就看到陈汉威和张思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二人看着她的神情还有一丝的不安。

  婷婷一看到妈妈和爸爸,开心的跑向他们,“爸爸!妈妈!”

  “婷婷!”张思玲抱起女儿,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有多爱女儿,之前她真的是疯了,才会这么对女儿。

  “到楼上去喝杯茶吧。”于旻晴走向他们,友善的说道。

  夫妻俩感激的看着她,对她的不计前嫌更是自惭形秽。

  *

  带他们上楼后,于旻晴先让婷婷在餐厅吃布丁,然后才回到客厅面对陈汉威和张思玲。

  “先喝茶吧。”她低下身子,从英式陶瓷壶里倒了两杯伯爵茶。

  “谢谢。”陈汉威拿起杯子,先给张思玲后,才端起另一杯茶饮用。

  “你们看起来还不错。”看到他的举动,她知道他们已经定出那段阴霾了,已经开始试着和对方重新相处。这样的结果是她所乐见的,也不枉她照顾婷婷这个一月的时间了。

  “那天之后,我好好想过了,我不想再继续过那样的日子,所以我去找汉威,求他陪我一起去看医生,我希望我们能一起面对所有的问题。最近我的状况还不错。”张思玲腼腆的望着于旻晴。

  “你看起来气色好多了。”虽然还不是很有精神,但是至少比之前的状况好多了,两颊也红润了些。

  “真的吗?”张思玲看看丈夫,直到看到他点头后,她才漾出和以前一样的羞涩笑容。

  “旻晴,之前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会伤你这么深……”一旁一直没说什么话的陈汉威,这时才说出埋藏在心底深深的愧疚。

  但于旻晴并不想再谈以前的事,也不想让婷婷听到什么,所以她出声阻止他再说下去。

  “过去就过去了,我不想再谈,让我们都忘了吧!最重的是我们现在过得很好,那就好了。”

  “可是,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于旻晴那天受伤的眼神,让张思玲感到很内疚。

  “别再说了。你现在好好的过日子,就是弥补我最好的办法。”于旻晴起身走到她身旁,揽着她的肩头,笑着安慰她。

  “旻晴……”张思玲抱住于旻晴,在她怀里痛哭,彷佛把她们的对立和冲突都冲淡了,过去种种的不开心,对她们而言,都已经是云淡风轻了。

  *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