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遇见对的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遇见对的人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看来,他这一次很有心耶,你真的不原谅他喔?”周休二日时,江惠娴特别到桃园来看于旻晴。

  “我不要。”于旻晴嘴里说着不要,但语气已经没有几个星期前那么确定了。

  二人吃完午餐后,就一起窝在她房间里,盖着棉被边聊天边看DVD。

  “这样子他太可怜了吧?来你家作牛作马的,却连半点‘好处’都没捞到。”真不知道于旻晴是怎么想的,要是她的男朋友愿意这么做,她早就重回他的怀抱了。

  “我又没有叫他那么做,我也叫他快点回去呀。”于旻晴低嚷道。

  这一阵子,任炜炎一直在她身边打转,对她嘘寒问暖的,让她原本坚若磐石的心,也在他的贴心举动下,慢慢有了变化。有好几次她都忍不住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原谅他呢?他真的不会再伤她的心了吗?但她的内心还是有很大的恐惧。

  “可是,人家就爱你,只要你一个人呀!你知道吗?我听李群昱说,他为了留在这里陪你,都是利用晚上和假日的时间在处理公务耶,有时候还要赶回台北去开会。他这么辛苦就只是为了要追回你,你还不知足喔?”因为广告案的关系,她跟李群昱愈来愈熟稔,有时候见面也会聊聊她和任炜炎的近况。

  难怪他老是睡眠不足的样子,有时候吃饭吃到一半,还会忍不住打哈欠,假日更都躲在房间里,偶尔才会出来跟她讲讲话。

  “旻晴,他做了那么多,难道还不能打动你的心吗?就算他之前真的做错了,但他也做足了功夫表示他的悔意跟诚意,你就不能再接纳他一次吗?想想之前他对你有多好,每天下班几乎都来接你;当你对爱情失望的时候,是他让你重新相信爱情的;在你和婷婷需要帮助的时候,他让你们住到他家去,还花时间帮忙照顾婷婷。你以为他是因为爱婷婷吗?那都因为他爱你,所以才愿意那样做呀!但现在你却因为他对你的没安全感而将他推到门外,这对他来说公平吗?他之前对你的好,难道就不能抵扣他这一次所犯的错吗?”江惠娴语重心长的劝着她,要她多想想他的好,不要一味地只想到他的坏。

  “你让我好好想想。”这次她没有再出言反驳江惠娴,只表示自己要好好想想。她是真的要好好想一想了。

  *

  华灯初上,天色已经慢慢的暗了下来,二个身影在人行道上一前一后的走着,忽然,前方的人停了下来,而后方的人也随即跟着停了下来。

  “任炜炎,你回台北吧,不要再待在这里了。”于旻晴看着一脸倦态且消瘦不少的他,实在有些不忍心,她希望他回去过正常的生活。

  “我说过,我要带你一起回去。”他目光如炬的紧紧瞅着她。

  “都已经一个月了,你还不明白吗?我们真的已经结束了,我们没有办法回到过去了,我也没有办法打开心重新接受你。”于旻晴摇摇头,对于他的固执,她完全没有办法。

  “只要你愿意给我机会,我会再次让你打开你的心,让你重新再接受我的。”他相信只要她愿意,他们两个一定有机会可以重新在一起的。

  “我不会给你机会的,你要怎么样,就随便你吧!”看他如此冥顽不灵,她决定不再理他,转过身,大步且用力的往自己的家走去。

  也许是她太过生气,也或许是她走得太用力,她的鞋跟就这么卡在水沟盖上,腿跟着一拐,她的脚又扭到了。

  任炜炎看到她难过的样子,不管她的挣扎,先将她抱到一旁的石椅上,并为她脱去靴子,小心检视着她已肿大的脚踝。

  “好痛喔!”他才轻轻一摸,她马上痛得哇哇叫。

  “看起来伤得不轻。”他担心的看着她已经红肿的地方。忽然,他转身蹲在她前面,“上来吧,我送你去看医生。”

  看着他厚实的背,于旻晴连忙摇头,“你扶我就好,不用背我了。”

  “快一点!下然我就直接抱你去医院。”这是他这一阵子以来,唯一一次对她那么凶,之前就算她为了气跑他而跑去跟别人相亲,他都没有这么生气过。

  她知道他是真的关心她,现在才会这样凶她。她没有再耍脾气,反而乖乖的听他的话,趴在他的背上,让他背着她去看医生。

  “我的靴子。”要走之前,于旻晴指着地上的靴子。

  这个女人是怎样,脚都受伤了,还要她的靴于?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不过他还是蹲下身子帮她拿起靴于。

  “如果那一天,你脚扭伤的时候,我立刻跑去抱住你的话,我们就不会变成这样了。”任炜炎自嘲的对她说道。

  于旻晴趴在他的背上,什么都没说,只是将他抱得更紧。或许,有些东西,她应该要丢掉了。

  “喂!把那双靴子丢掉吧。”她拍拍他,要他把靴子丢在前面的垃圾桶里。

  “为什么?”这个女人是在要他吗?刚刚要他捡起来,现在却又叫他丢掉!

  “因为这双靴子,就是那天害我跌倒的那一双。”现在她可以把她最爱的靴子丢掉,或许哪一天,她也会把她的坚持给丢掉吧。不过,那也只是也许,她也无法肯定自己能不能做到。

  *

  前几天她的脚受了伤,任炜炎就不让她做任何事。每天上班明明只要走五分钟就会到幼稚园,他偏偏要开车送她,就算找停车位要花个十五钟、半个小时,他也无所谓。最后是于母看不下去了,让他先停进幼稚国的操场,以免他光找车位就要花上大半天。

  而她,可是很乐于让他这样服侍呢。像现在,她明明就应该带着小朋友在操场上运动,但她却是坐在树荫下,喝着热咖啡、跷着脚,看着任炜炎一个人在照顾小朋友。

  “我是花钱来让你休息的吗?”于母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妈,喝咖啡。”于旻晴拿起保温杯倒了一杯热咖啡给她。

  “你喔!”于母接过她手上的热咖啡,轻啜了一口,“嗯,味道真是不错。是你自己煮的吗?”

  “不是,是任炜炎。这里还有桂圆红枣茶,如果你想喝的话,我再帮你倒。”她指着另一个保温瓶跟于母说道。

  “你真是的,炜炎为你作牛作马的,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原谅他?”看到女儿把他当佣人在使唤,她还真是看不过去。

  “我已经原谅他了呀。”她早就原谅他了,只是不想再跟他在一起。

  “但你还是不想跟他在一起呀!女儿,他真的是一个不错的人,如果因为他曾犯过错,你就将他推开,而不愿再给他一次机会,那我只能说,你一辈子都会为你现在的选择而感到后悔的。”于母摸摸女儿的脸庞,“你是个贴心厚道的孩子,为什么这一次会气这么久呢?当年思玲的事,你不是也原谅他们了吗?难道他们带给你的伤害,会比炜炎还少吗?”

  “妈!你怎么知道的?”当年的事,她并不想让父母担心,所以她什么都没说,没想到妈妈竟然知道了!

  “还记得那时候我去看你吗?有一次你不在家,思玲过来找你,我看她看起来很难过,而你心情也不太好,就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她就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我了。”虽然她知道这件事,但她并没有告诉于父。

  原来是这样。难怪每次爸爸要她去相亲,妈妈总会帮她挡着。是想让她有更多的时间乎复心情吧?

  “答应妈妈,多想想炜炎的好,不要让自己将来有一天后悔了,知道吗?”她知道女儿已经有点犹豫心软了,或许再过不久,她就可以看到任炜炎抱得美人归了。

  “园长,于老师,小安不见了!”梁莉着急的跑了过来。

  “什么?那任老师呢?”于是晴着急的站了起来,

  “他已经去外面找了。”

  “那我也去外面找。妈,你们就找找园区吧!”于旻晴拉紧外套,快步的往园外走去。

  看着她健步如飞的样子,于母忍不住摇摇头。看来这小妮子的脚早就好了,却还装作没好的样子,让任炜炎抱着她园里、家里二边跑,还说她不爱他了?她才不相信呢!

  *

  于旻晴一踏出幼稚园,就听到一阵刺耳的煞车声和一旁路人的尖叫声,她心里面感到很不安,赶紧跑到前方去看一看状况。

  “是一个大人为了救小朋友而被撞到耶,真是可怕!”跑到出事地点附近时,她听到路旁的婆婆妈妈正掩嘴叹气道。

  是任炜炎吗?是他为了救小安而出事了吗?听着救护车的声音愈来愈近,于旻晴的心跳愈来愈快,她忍不住边跑边哭,深怕慢一步就再也看不到任炜炎了。

  她应该一开始就答应跟他重新开始的,这样他就不会为了要追回她而到这里来当代课老师,也不会为了要救小安而出了这种事了。都是她的错!她为什么要这么坚持呢?她心里还爱着他呀,为什么就不能忘了之前的不愉快,重新接受他呢?

  她因为边跑边哭,所以并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二个人,结果就一头撞上了他。

  “旻晴!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是谁让你哭的?还是你的脚又痛了?”被撞到的任炜炎一看到于旻晴哭得这么惨,赶紧将她抱入怀里,着急的问道。

  看到眼前的人是任炜炎,于旻晴终于放下心中的不安和恐惧,她双手紧紧的环抱着他。

  “怎么啦?”任炜炎问着她,但她只是摇头什么都不说。他的目光看向身后的梁莉,梁莉也只是耸耸肩,表示她不清楚。

  “别再哭了,你哭得我心都疼了。”任炜炎托起她哭得梨花带泪的小脸,不舍的吻着她的泪水。“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她抽抽噎噎的说着,“我以为你跟小安出了什么事,所以就……”一想到刚刚的担心、害怕,她难过得又说不出话来了。

  任炜炎看到马路上的救护车,知道她以为他是刚刚为救小朋友而被撞到的人,所以才会这么难过。他将小安交给梁莉后,就将她带到自己车子的后座,让她平静一下心情。

  “好啦,没事了,我不就在这吗?别再哭了,不然等一下眼睛又要睡起来了,”他将她抱在腿上,轻声温柔的安抚着她。

  “我这么整你,你干么还对我这么好?”她已经哭到打嗝了,还是止不住眼泪。

  “我不觉得你在整我,你只是在考验我对你的爱。不过,这个时间真的有点久。”他知道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事,于旻晴才会这么生气,所以这都是他应该受的。

  “你真的想跟我重新开始吗?”是真的有点久,不过也是因为他坚持那么久,她筑起的那面墙才会慢慢的崩塌。

  “当然。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他的决心可是非常坚定的。

  “我如果答应跟你重新开始的话,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或许她应该把握现在,而不是一直活在过去,不然很有可能又会像刚刚那样后悔和自责。

  “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任炜炎兴奋的看着她。她真的愿意再和他在一起吗?

  “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好了。我只要你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相信我,如果心里有一点不开心,一定要告诉我,不要再像前两次那样,以为自己想的才是对的。”她漾起甜美的笑容,看着他紧张的脸庞。

  “我答应你,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他勾起她的下巴。“我爱你,这段时间真是让你受苦了。”

  “没关系,反正我都整回来了。”她抬起头来,在他的下巴轻落下一吻。

  “为了庆祝我们重新交往,我们应该来点特别的。”任炜炎贪恋的看着她的红唇。

  “什么特别的?”看着他迷蒙的双眼,她早就猜到他在想什么了。

  “就是这样。”他快速的俯下头,品尝他思念已久的嫩唇,并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他告诉自己,这一辈子再也不会让她从自己的身边离开,他要用一生的时间,好好爱护她、守护她,让她永远都只感到幸福,生命中不再有痛苦和泪水。

  他保证!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