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之金闪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斗罗之金闪闪 6女装大佬雪清河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望着马修诺孤独而决绝的背影,素云天情不自禁地眼眶发热,想要说点什么,却又咬紧了牙关。

    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最后,素云天朝马修诺的背影深深地鞠了一躬。

    兄弟两人一路向东,再不停留。

    半小时后,城外一侧的旷野上,一道明亮的橙色焰火冲天,瑰丽绚烂。

    正在地下密道内搜索目标的老刀,被同伴“断枪”喊了上来。

    “目标向武魂殿求援了,在城外西南侧。”

    武魂殿用来互相联络的信号弹极具标志性,实力较强的魂师大多认得,老刀、断枪两人也不例外。

    “快追!”

    分布在城内各个方位的一队死士,不约而同地向点亮焰火的方位疾奔而去。

    等待他们的,只有开启了武魂附体,准备殊死一战的马修诺而已。

    数分钟后,死士们用脚踩着那颗白发被鲜血染红的头颅,吐了口唾沫:

    “切……螳臂当车。”

    诺丁城武魂分殿遇袭整整一个半小时之后,老刀回到了诺丁城的驿馆,向大皇子报告情况。

    “禀报殿下,属下办事不力,素云天直到此时仍未落网。”

    大皇子此刻正坐在房间里的圆桌边,冲了一壶茶慢慢品味。

    “哦?”

    听到大皇子极为平淡的声音,老刀却是心里发慌,嗓音忍不住开始颤抖:“武魂分殿地下有密道通往城外,属下事先并不知情,因此被素云涛兄弟和分殿长老马修诺逃出城外……”

    听完老刀的汇报,大皇子俊美的脸庞面无表情,声音则更加冰冷:“再给你一队人,天亮之前。”

    他的话极为简短,但老刀心里再明白不过,连忙领命离去。

    就在老刀转身迈步的一瞬间,房间里的再次传出大皇子的声音:“这是见不得光的事情,所以,你懂的。”

    众所周知,武魂殿高手众多,势力遍及大陆,一旦被武魂殿得知大皇子派人袭击了诺丁城武魂分殿,将会给大皇子招来极大的麻烦。

    老刀心里很有b数,当下不再耽搁,飞步离开了驿馆。

    待到周遭重新安静下来,大皇子缓缓啜饮一口清茶,嘴角轻轻扬起,喃喃道:“这个素云天,好像有点意思。如果那么容易就被我抓到,反倒让我看轻你呢。”

    然后,大皇子在对面放了个茶杯,又倒了杯茶,开始对着空气说话:“二弟,你我虽非亲生兄弟,但毕竟相处一场,我还是很珍惜你的。”

    “只不过……你挡了我的路,那我只能说声抱歉,再把你踢开咯。”

    空旷的房间里只有大皇子一个,不知道他所谓的“二弟”又是何人?

    “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

    与此同时,据此约两千里的天斗城皇宫,已经乱成了一团。

    “二皇子,薨!”

    是夜凌晨两点,已经病入膏肓的天斗帝国二皇子雪洛川,死在了皇宫里的床榻上。

    他的母妃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就连当朝皇帝,雪夜大帝也连夜移驾,赶到雪洛川的寝居。

    皇宫里面乱成一锅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此事的始作俑者,竟然远在两千里之外的诺丁城内。

    驿馆最豪华的房间里,大皇子雪清河仍在喝茶。

    死士老刀离开驿馆已经有两个小时了。

    两个小时还没回来,只能说明一件事——素云涛、素云天这两兄弟,实力虽然差劲,但头脑着实不赖,能在老刀等人的围堵下,周旋这么久还没有被抓。

    这简直可以称为滑不溜手了。

    想到这里,雪清河不禁对素云天有了更多期待,兀自从座椅上站起来,一个人走到窗边,披上一身宫装长裙,摇身一变,俨然一名容颜、气质俱是上上之选的大美女。

    雪清河竟然是个女装大佬?

    只见雪清河打开窗户,径直飞了出去,犹如夜空中的一道幻影,快速从诺丁城上空飘过,飞向东方。

    凭借着天使武魂之间的特殊感应,雪清河很快发现了素云天的踪迹。

    他们兄弟两人,早就不服先前的从容,不仅模样狼狈,主战力素云涛的背部更是隐约可见深刻的伤痕。

    素云天坐拥两个十分强大的武魂,却是受限于刚刚觉醒,身上的实力弱小得可怜。

    这就好比一颗小树苗,拥有成长为参天巨木的潜力,但此刻的素云天,仍然不过只是一颗小树苗而已。

    只需要猎人轻轻一脚,就能踩断。

    雪清河无疑就是那个猎人。

    他从高空飞掠而过,然后停驻在一颗大树的顶端,犹如树梢的枝叶般,随夜风轻轻晃动,任谁也看不出树顶上竟然站着一个大活人。

    素云涛兄弟慌不择路,冲进这片树林。

    老刀、断枪、残剑三人正从后面追来,距离不过数十步。

    如果他们的武魂也有像素云涛这样的兽武魂,凭借高出素云涛十级的魂力,想必早就可以将素云天两人截下。

    但即便如此,素云天、素云涛也到了强弩之末了。

    素云涛在先前的追击中被断枪刺中了后背,伤势虽然不是特别严重,但伤口得不到及时处理,现在已经是疼痛难当,每次牵动伤口附近的肌肉,都让他感到撕裂般的灼痛。

    素云天限于魂力低微,没有直接参与战斗,但将近一夜的逃亡,早就耗尽了他的体力。

    此时兄弟两人仍未倒下,不过是凭借胸中一股愤懑不平之气强撑着罢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素云天踩在一根枯枝上,脚下一滑,打了个趔趄,整个人向前扑倒。

    “小天!”

    素云涛第一时间止住脚步,接住素云天,但两人前冲之势全都压在素云涛的身上,一时间竟然让他也难以稳住身形,在接住弟弟后,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素云天大口大口地喘气,只觉得心脏快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双腿和双臂酸痛难忍,别说是继续往前跑了,就连站起来都很困难。

    素云涛的体力尚可,但摔倒时撞到了伤口,令他疼得倒吸了好几口冷气。

    一个黑衣蒙面人迅速地冲到兄弟俩的面前。

    蒙面人手持一柄大砍刀,真名不详,代号“老刀”,正是此次夜袭事件的负责人。

    “怎么不跑了?你们倒是跑啊!”

    老刀也累的够呛,却是一甩大刀,在夜幕下反射出一道冰冷的弧光。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