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之金闪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斗罗之金闪闪 10你就叫我雪大哥吧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没见过的天花板。”

    素云天嘟囔了一句,下意识地开始朝四周打量,发现这是一个挺宽敞的房间。

    房间内的家具物件,虽然并不豪华,但亦颇为考究,只是略微有些陈旧。

    通过观察,素云天能够确认的最关键的信息是——这里不是武魂殿,也不是他的家。

    自己是躺在床上的,床边则坐着一名姿容俏丽的侍女,正在用手支着脑袋打瞌睡。

    ……我这是被人救了?

    素云天猛地想起昨天凌晨时的光景。

    那时,他和哥哥素云涛已经无力抵抗神秘的黑衣杀手,但是有一个长裙长发的小姐姐飞过来,瞬间逆转局势。

    一共三名黑衣杀手,唤作“老刀”的那人被素云天兄弟合力杀死,使用短枪的杀手却是被小姐姐一巴掌拍死,最后一个用剑的杀手,似乎是逃走了。

    素云天现在仍然记得,初见那名少女真容时的惊艳,但后来的事情怎么样了呢?

    我怎么晕过去的……我哥呢?

    想到这里,素云天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起身的响动顿时警醒了侍女,这位大姐姐揉着惺忪的睡眼说道:“终于醒了,你都睡了一天一夜还多呢。”

    事实上,素云天被安置在这个房间里是昨天上午的事情,距离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26个小时,若是算上他天还未亮时就已经昏迷,那么他沉睡的时间就超过了30个小时。

    素云天只是问道:“这是在哪里?我哥呢?”

    侍女姐姐笑道:“这是诺丁城的驿馆呀,你还有哥哥吗,他怎么没来看你?”

    ……完了。

    素云天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名侍女没见过素云涛,说明哥哥很可能从昨天凌晨的时候,就与自己分开了。

    他在哪儿?

    侍女此时却是站起身来,说道:“睡了那么久,一定饿了吧,你等着,我给你拿吃的来。”

    说罢,侍女风也似的离开,房间里又只剩下素云天一个人了。

    素云天心里挂念着哥哥素云涛,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换上早就放在床边的一身干净衣服。

    直到现在,他仍然觉得四肢无力,虚的很,大概是昨天开启天使武魂的时候,消耗的魂力太多了吧。

    不一会儿,侍女端来一个木质托盘,摆上四菜一汤,招呼素云天吃饭。

    侍女的年龄比素云天大了好几岁,给人一种大姐姐的感觉。

    素云天知道她应该对自己绝无恶意,只是看着眼前的饭菜,心里却在怀疑,会不会有毒?

    侍女催促道:“快点趁热吃吧,吃饱了才好长身体,现在你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

    ……算了,不计较那么多了,吃饭吧。

    素云天没有犹豫太久,直接端起碗筷,开始大快朵颐。

    这四菜一汤的口味,说实话比起后世的八大菜系、西餐日料来说,其实是远远不如的,但素云天真的太饿了。

    半小时后,侍女姐姐看着被素云天扫荡一空的碗碟,惊讶地道:“没想到你人这么小,胃口却这么大。”

    等到侍女将餐具拿下去,重新回到这个房间,素云天立刻问她是谁,问自己是怎么一回事。

    侍女自称是天斗帝国大皇子雪清河的贴身侍女,名字叫做大雪。

    大雪今年已经17岁,比大皇子还要年长3岁,已经服侍大皇子近10年了。

    按照大雪的说法,昨天早晨,大皇子雪清河在路边捡到了一个昏迷的少年,并且把他带了回来,让大雪去照顾。

    结果那名少年一睡就是一天多,差点没把人急死。

    那名少年,无疑就是素云天了,但让他疑惑的是,把自己带回诺丁城的人竟然是天斗帝国大皇子雪清河?

    不应该是那个长裙长发的小姐姐吗?

    以及……最重要的是,他的哥哥素云涛到哪里去了?

    “大雪姐姐,你家主人,我是说皇子殿下,他在发现我的时候,真的只有我昏倒在路边吗?”

    对于素云天诚恳的提问,大雪很实诚地点了点头,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待会儿见到殿下,自己问他呗。”

    素云天不禁莞尔:“我不过一个平民,大皇子岂是想见就见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素云天蓦地想起,大皇子“雪清河”这个人。

    刚才他没怎么注意,现在细细回想,大皇子雪清河为何要搭救昏迷在路边的自己?

    更何况,雪清河其实并非雪清河,而是武魂殿的千仞雪。

    倘若真的是千仞雪救了自己,动机何在呢?

    就在此时,房门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而入。

    “皇子也不是什么金贵的身份,芸芸众生,皆是平等。”一名容貌俊逸的少年迈进房中,朝素云天说道,“我是雪清河,这不就见到了吗?”

    见雪清河走入房间,侍女大雪连忙站起来,敛衽行礼。

    素云天也双手抱拳:“多谢殿下搭救之恩。”

    “不用这么客气。”雪清河自顾自地到桌边坐下,“也不必拘礼,你们俩都坐吧,这里不是天斗城,不要顾忌那么多虚头巴脑的礼节。你就叫我雪大哥吧。”

    侍女大雪关好房门之后,笑嘻嘻地坐在了桌边。

    素云天匆匆瞥了眼雪清河的容貌,也坐了下来。

    看了雪清河一眼后,他的疑问更多了。

    ……按照斗罗原作的说法,雪清河是被千仞雪顶替和伪装的,也就是说,眼前这名容貌俊逸的皇子,很可能是一个女人。

    回想起昨天凌晨的经历,素云天却怎么也无法把雪清河与那名长裙长发的少女联系到一起。

    因为他们的容貌和气质相差太多了。

    雪清河虽然也算得上俊秀,但并不突出。他谈吐文雅,气质温润如玉,是个翩翩君子,但与那名少女倾国倾城的绝代芳华相比,又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了。

    从未有机会精读斗罗原作小说的素云天,此时已经陷入了一个误区。他根本不知道千仞雪拥有高超的变形技能,可以完美地伪装成另一个人的体态外形。而千仞雪所戴的人皮面具,其精妙程度也远超素云天的想象。

    换言之,他虽然知道,但确实没看出来“雪清河”是个女人。

    他并没有觉得,“雪清河”就是昨夜救了他的那位少女。

    那么问题来了,那名搭救自己的少女是谁?

    她去了哪里?

    雪清河注意到了素云天显而易见的疑惑,微笑道:“小兄弟,你有什么事要问我吗?”

    “敢问殿下,在遇见我的时候,有没有见到我的哥哥,他是一名27级的敏攻系战魂师,武魂独狼。还有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长得很漂亮,长裙长发。”

    雪清河只是摇头:“我只看到你一个人,静静地躺在一株老松的下面。”

    素云天皱眉。

    从自己昏迷,到被雪清河搭救,这期间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