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之金闪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斗罗之金闪闪 26不要害怕,从此以后,我会陪着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雪清河斜倚着凉亭的一根柱子,一只脚很没有淑女气质地落在木制的座椅上。

    他的另一边摆着一只酒壶,两只酒杯,靠近他的这一杯喝了一半,另一杯装得满满的,杯中有第三个月亮。

    听到素云天大惊小怪的声音,雪清河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喝了下去,然后才好整以暇地说道:“你也睡不着啊。”

    素云天坐在对面点了点头:“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所以出来散散心。”

    雪清河自己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懒洋洋地道:“想不明白就暂时不要想,因为想了也白想。”

    素云天莞尔一笑:“好,那就暂时不要想。”

    雪清河似乎并没有追问素云天“在想什么”的念头,正好,素云天也懒得去编一套说辞。

    雪清河在那里慢慢地喝酒,也没什么想要聊天的欲望,素云天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对面看着他。

    直到雪清河意识到对面的小子一直盯着自己,忍不住问:“你老盯着我看什么?”

    素云天笑了:“我是在看风景。”

    “臭小子,把我当成风景?你是皮痒了吗。”

    “殿下虽然其貌不扬,但气质是极好的,尤其是眼眸中的神采,令人心折。”

    素云天开始当着千仞雪的面,评价雪清河的外貌。

    此时的“雪清河”,虽然还是顶着雪清河的那张脸,但眼神和气质是骗不了人的,这些精神层面上的东西,只会是千仞雪的。

    素云天所谓的“看风景”,就是看千仞雪的眼神和气质。

    千仞雪也清楚雪清河的确长得不咋地,听到素云天夸自己气质好,内心暗爽,却是冷笑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小子,生了副好面皮,光是凭着这张脸,这辈子就不用奋斗了。”

    素云天连忙摇头:“我可不想给人做面首。”

    “不想做男宠,那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一个站着的人,不向他人卑躬屈膝,不委曲求全,亦不需追逐权力,我想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保护所爱之人的能力,和我的哥哥,还有以后的伙伴,自由地生活。”

    素云天没有那种穿越了就要当位面之子,当皇帝当教主的欲望,但也绝不愿做生活困顿的真隐士,更不愿意做权威者手下的炮灰和杂兵。

    他想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里站着生活,为自己而活。

    听完素云天的话,千仞雪不禁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笑道:“这让我怎么说你呢……还想站着,不卑躬屈膝、不委曲求全,你可知道,即便是强如封号斗罗,也要臣服在武魂殿的权杖之下,即便是权如两大帝国的皇帝,也要为了平衡皇室、贵族、平民这三方而委曲求全。”

    “你想拥有保护所爱之人的能力,那么你一定要成为一个强大的魂师,但你又想要自由的生活,想不被束缚,也就是说,你只想着享受权利,却不愿履行义务,不愿承担责任,还真是狡猾啊。”

    被千仞雪这么一说,素云天也是一愣。

    仔细想想,好像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儿。

    可人的本质不就是如此吗,如果不是为了享受权利,有谁会主动去履行义务呢。

    当人人都是悲天悯人的活菩萨吗?

    素云天讪讪一笑,及时转移话题:“不知道殿下想做什么?是想做一个好皇帝呢,还是想做一个强大的魂师?”

    这一次,千仞雪沉默了很久。

    她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直到喝得酒壶空了,才颓然靠在廊柱之上,叹息道:“我想做什么呢,我想要什么呢……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啊。”

    听见千仞雪的哀叹,素云天不知为何,心中一痛。

    别人不知道她内心的苦楚,素云天却是多少能够领会一些的。

    她的母亲暗杀了她的父亲,她从小就不被母亲所喜欢,若非是爷爷千道流悉心教导,千仞雪几乎都要成为一个孤儿了。

    但是,千道流给千仞雪的教育,也不是小孩子所需要的。

    她从小被教导要成神,要帮助武魂殿一统大陆,年仅9岁,就来到天斗帝国做间谍,其后更是化身“雪清河”,已达六年之久了。

    千仞雪今年只有16岁,却有7年的时间在天斗帝国度过,很多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会迷茫,自己究竟能否坚持下去,自己做的,又全部都是对的吗?

    自己修炼魂力,是真的想要成神,还是为了满足爷爷千道流的期望?

    自己来到天斗帝国潜伏,是真的想要帮助武魂殿一统大陆,还是仅仅为了讨好母亲比比东呢?

    素云天想要为自己而活,光是这一个目标,就已经是千仞雪可望而不可即的了。

    刚才她讽刺自己只想享受权利,不愿承担义务和责任,难道……真的是这样吗?

    看着千仞雪落寞的眼神,素云天内心陷入了自责和摇摆,他不禁扪心自问……我是否,太过自私了呢?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望向千仞雪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温柔和怜惜。

    千仞雪本要站起来,不期然见瞥见素云天的双眸,发现了那一对赤红色瞳孔中,竟有如水般的温柔。

    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千仞雪感到疑惑的同时,又有些警觉。

    素云天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带着这样的疑问,千仞雪回望过去。

    素云天眼中的温柔没有改变,在那温柔之后,似乎是在说,“我懂你”的意思。

    千仞雪不禁感到可笑。

    你懂我?

    你怎么可能懂我?

    她的眼神中有显而易见的嘲讽,嘴角也带着一丝哂笑。

    但素云天并未因此而退缩,而是用更加坚定、更加包容的眼神回望过来。

    ……你的孤独,我懂。

    ……不要害怕,从此以后,我会陪着你。

    那拥有红色双瞳的眼眸,如此说道。

    在确认了对方的眼神之后,千仞雪竟有了一股莫名的慌乱。

    她觉得素云天不可能懂自己,但素云天的眼神无疑十分笃定。

    这是为什么?

    这怎么可能?

    他难道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想到这里,千仞雪本该重新握起长剑,指着素云天的咽喉逼问他,但不知为何,此刻的她却只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逃离素云天的温柔。

    ……那是她,至少是当下的她,无法承受的温柔。

    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