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之金闪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斗罗之金闪闪 37天之锁(Enkidu)(求推荐!求推荐票!求推荐票票!)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第二魂技·红颜的美少年。

    属性为无视性别魅惑单体对象1人,基础时间5秒。

    在不考虑抗性加成的情况下,魅惑对象的魂力等级不高于自己时,魅惑必然成功。

    倘若对方的魂力高于自己,随着双方等级的差距,成功率每级递减10%。也就是说,对方高于自己魂力10级以上,那么魅惑的成功率基本上就是零了。

    千仞雪的魂力等级有多高呢?

    素云天无法估量,但肯定是要远远超过自己的。

    他虽然对千仞雪发动了“红颜的美少年”,但是根本就没想着能够魅惑到她。

    素云天是这样想的,千仞雪亦是这样想的。

    她魂力虽高,却是在这一次的交锋中大意了。

    那头千年灵狐赋予的魂技,给了素云天一个惊喜。

    对于素云天这十分无理的要求,“雪清河”甚至没有去思考为何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而是直接“嗯”了一声,然后微微低下头来,伸手从耳朵后面的下颌位置,轻轻撕下一张人皮面具。

    ——显,露,真,容!

    看到那张令自己朝思暮想的脸庞时,素云天愣住了。

    两年多之前的那个凌晨,那位救了自己的少女,就是眼前的千仞雪!

    魅惑持续的时间很短,千仞雪在摘下面具的时候,就已经清醒过来了。

    她的表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素云天想了很多。

    ……原来当时救了自己的人,就是千仞雪,就是“雪清河”。

    他一直没把那位少女同眼前的“雪清河”联系起来,主要还是两人的容貌气质相差巨大,让素云天陷入了思维误区,他低估了这个时代最顶级的易容和变装。

    这个瞬间里,千仞雪亦是想了很多。

    基于多年做间谍的警惕心,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自己为什么阴沟里翻了船,而是素云天竟然知道了自己是假冒的“雪清河”,要怎么处理他呢?

    是杀人灭口,还是把他送去武魂城软禁?

    千仞雪的凤目中不自觉地涌出一股杀气。

    素云天本能地感受到这股危机,立刻行动起来。

    “天之锁(Enkidu)!”

    一道金色的锁链从素云天身后刺出,迅速从两端延伸,如毒蛇般穿过千仞雪的腋下、脖颈,还有诸多关节要害,将她整个人都捆缚起来。

    千仞雪的周边,则是张开数道淡金色的宝库之门,锁链从中刺出,又归于其中。

    她立刻调动魂力想要挣脱,不料那锁链竟然越捆越紧,隐隐压制了自己体内的魂力流动。

    素云天已是从餐桌边站起身来,后退数步。

    看着被捆成龟甲缚的千仞雪,素云天内心涌出一股狂喜。

    没错,这条金色的锁链,正是他从吉尔伽美什的宝物库中,取出的第一个宝具。

    ——天之锁(Enkidu)。

    在Fate的世界观中,天之锁是吉尔伽美什喜欢使用的宝具,更是他最信赖的朋友。

    天之锁曾经捕缚了让乌鲁克陷入七年饥荒的“天之公牛”,其能力为“缝神之锁”。

    它束缚的对象神性越高,锁链的硬度就会越强,但若是对没有神性的敌人,就只是坚固的锁链罢了。

    在斗罗世界,千仞雪是预定中的天使之神,即便她此时仍未成就神位,其六翼天使的武魂,亦可认为她是半神之体。

    换言之,千仞雪的“神性”很高。

    因此,天之锁对她的束缚作用,极强。

    仅仅是接触的一瞬间,天之锁就将她维持“雪清河”体型的变形术破坏,露出少女原本姣好的体态。

    再加上千仞雪用力挣扎,天之锁愈发收紧,竟然深勒入肉,让整个场面变得有些……下流。

    素云天用力清了清嗓子:“雪清河,我已经识破了你的真面目了!”

    千仞雪咬牙切齿地道:“素云天,你想干嘛?”

    若是只用身躯的力量,她已然无法挣脱天之锁的束缚,但若是开启了六翼天使的武魂,在她强横魂力的支持下,突破天之锁的封锁应当不在话下。

    因为这个锁链虽然邪门,但控制这道锁链的素云天,魂力仍然只有23级。

    但是……她不清楚需要多大的出力才能破坏这道锁链,闹出的动静可能会很大。

    也就是说,六翼天使武魂,可能会暴露。

    六翼天使的暴露,将会被天斗帝国视为武魂殿向他们的宣战。

    那样一来,自己在天斗帝国长达七年的潜伏将会付诸东流。

    这是千仞雪无法承受的损失,所以她在犹豫。

    素云天一边暗中运转魂力,时刻观察着“天之锁”和千仞雪,说道:“相信我,我对你绝无恶意。”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千仞雪气得双眸冒火:“你还有脸说?!”

    “没错,我对你绝无恶意,我只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我可以对天发誓,或者是以死告天使的名义起誓……我素云天,对你……千仞雪,毫无恶意。”

    素云天发誓的时候,竟然直接叫出千仞雪的名字,不禁让她为之发狂:“混蛋!你还知道什么!”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但在告诉你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千仞雪深吸了一口气,一双美目瞪着素云天,说道:“你先放开我。”

    素云天眼神闪烁,稍微犹豫了三秒,又往后退了三步。

    “好。”

    话音方落,天之锁被他重新收回了王之宝库中。

    千仞雪捏着两个小拳头,想要发作一番,终于还是忍住了内心的怒火,冷哼一声,重新戴上了“雪清河”的面具,使用变形术恢复了男人的体态,然后在餐桌边坐下。

    她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坐下说话。”

    素云天却是有点怂:“你能保证不对我动手吗?”

    “雪清河”阴沉着脸:“我保证不打死你!竟然敢对我耍这种鬼蜮伎俩,你是嫌命长吗?”

    见千仞雪没有第一时间动手,素云天悬着的心已经有了着落,脸上不禁有了胜利的微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不冒这个险的话,又怎么能见到圣女殿下的真容呢?”

    听到“圣女”二字,“雪清河”的脸色更加阴沉:“你给我闭嘴!”

    虽然表现得很凶,但千仞雪可以确定的事情是,素云天并未对自己撒谎。

    正如少年信誓旦旦的那样,他对自己毫无恶意。

    而且,上次两人在月下夜谈的时候,从素云天的表现来看,恐怕他早就知道自己是顶替的“雪清河”。

    基于这两点判断,千仞雪这才能压制了被素云天燎起的怒火,准备坐下来好好谈谈。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