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之金闪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斗罗之金闪闪 40宁风致:防御特化型,是没有前途的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宁风致、剑道尘心作为魂师界的大佬,七宝琉璃宗的顶梁柱之二,按理说看到年轻人的魂环,是不应该大惊小怪的。

    但他们俩偏偏就惊了。

    因为素云天的第二魂环,超越了通常的认知。

    宁荣荣现在22级,魂环两黄。

    素云天23级,魂环一黄、一紫。

    第二魂环便是千年魂环,这不仅超越了常人的认知,更是显露了素云天本人拥有远超过普通魂师的素质。

    看到素云天那紫色的第二魂环时,宁荣荣似乎也被那千年魂环的威势所迫,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

    如果在两个月前,宁荣荣凭借着自己比素云天高出一个段位的魂力,尚且可以自我欺骗,安慰自己辅助魂师不擅长战斗,所以才打不过素云天。

    但时至今日,宁荣荣不仅魂力等级落后,更重要的是,素云天的魂环质量已经远胜过宁荣荣了。

    七宝琉璃宗的天之骄女不得不承认,这个可恶的家伙,用实力打脸的方式,证明了他比自己拥有更高的天赋。

    这是宁荣荣出生以来,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天赋不如别人。

    小魔女一时失神,陷入自我否定的思维漩涡。

    这个时候,雪清河终于清了清嗓子,轻轻呵斥一句:“小天,你过分了,还不快向荣荣小姐道歉。”

    素云天知道,雪清河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下,好让双方都好说话,但是看到站在一边唯唯诺诺的宁风雅,素云天心里头就有一股郁气,憋得难受。

    “不!我没错!错的是宁荣荣!”

    出人意料的是,素云天没有顺从雪清河,而是出言反驳。

    雪清河愣了愣,已是一副颇为无语的表情。

    素云天继续说道:“我与宁三公子,情同兄弟,我看不得别人嘲讽他。宁荣荣有过失在先,我是在为宁风雅讨回公道。”

    雪清河忍着不快解释:“风雅与荣荣的事,自有老师定夺,你就不必多嘴了。”

    “不!这件事我偏要管!”

    素云天不知为何,胸中豪气陡生,此刻直面宁风致与尘心两人,竟然也不再感到怯场,反而有一股跃跃欲试的冲动。

    尘心用力捏着茶杯,长长的白眉几乎要拧在一起,他已经看素云天不顺眼有一会儿了。

    宁风致却是无惊无喜、若有所思。

    “敢问宁宗主,您是否真的认为,令郎宁风雅的变异武魂,是废武魂?”

    素云天在下面的高声喝问,犹如黄吕大钟,让在场的魂师们都觉得十分难堪。

    ……宁风雅的变异黑塔,究竟是不是废武魂?

    宁荣荣是这样认为的,七宝琉璃宗的许多内门弟子也是这样认为的。

    宗主宁风致虽然从未表态,但也从未制止过宁荣荣等人对宁风雅的嘲讽奚落。

    这位相貌儒雅,在很多时候都面带微笑的父亲,究竟是怎么看自己三儿子的呢?

    随着素云天的大声喝问,宁风雅也微微抬起头来,仰望着上首座上的父亲。

    他的双眼充满了渴望、期冀,还有一丝丝的不甘心。

    宁风致看看素云天,目光最终落在自己的儿子身上,稍稍沉默了一会儿,便说道:“老三的变异黑塔武魂,的确是废武魂。”

    是废武魂!

    此言一出,众人反映各异。

    素云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剑道尘心面带惋惜,宁荣荣则是愣住了。

    至于当事人宁风雅,那曾经满怀希冀的双眼,已经不知何时红了眼眶。

    他一直在等待着那一天,等待着自己的父亲亲口承认自己,告诉自己,他的变异武魂并不是废武魂。

    可是事到临头,宁风致却作出了相反的结论。

    这让宁风雅如何能够接受?

    宁风致继续说道:“我对老三变异武魂的判断,并不是说变异的黑塔武魂品质太差,而是依据当今魂师修炼的方向进行的判断。”

    说到这里,素云天、雪清河等人不约而同地望向他,等待后文。

    “变异黑塔武魂之所以是废武魂,问题就出在它是防御特化型武魂。防御特化型,意味着没有攻击力,缺少反制手段,这与魂师界强化攻击的方向是背道而驰的。”

    “临阵对敌,不需要更加厚重的装甲,反而需要更加犀利的攻击,倘若你的攻击能让敌人应接不暇,那么即使没有防御,又有何妨呢?”

    “千百年来,魂师的修炼都是朝着强化攻击的方向,强攻系、敏攻系,还有控制系的战魂师随处可见,但防御系的又有多少呢?今世的几位封号斗罗当中,又有谁,是以防御系著称的呢?”

    宁风致一番话,令素云天陷入了沉思。

    ……感觉贼有道理。

    按照宁风致的说法,宁风雅的变异黑塔武魂之所以是废武魂,并不是品质不行,而是方向错了。

    ……防御特化型,是没有前途的。

    等等……不对啊,七宝琉璃宗的另一位封号斗罗,骨斗罗古榕,不就是号称“防御第一”吗?

    素云天刚刚想到这一条,旁边宁荣荣已经送上一记漂亮的助攻:“爸爸,骨头爷爷不是防御系的吗?他不是也成就了封号斗罗?”

    宁荣荣虽然平时没少喊宁风雅“废武魂”,但心底却未把这位哥哥当做庸人来看待,此时听了父亲的一番分析,不禁感到深深的失落。

    如果说三哥的武魂真的是废武魂,那自己这么多年都在欺负他,岂不是很过分?

    听到宁荣荣的问题,宁风致笑了笑,不答反问道:“骨叔号称‘防御第一’,这没有错,但是他还是‘诡异第一’啊。荣荣,你觉得,让骨叔闻名于天下的,是他诡异的攻击手段,还是他的防御呢?”

    宁荣荣沉默了。

    换句话说,让古榕成为封号斗罗的,并不是他天下第一的防御力,而是天下第一的诡异。

    君不见,下四宗之一的象甲宗,以超强的防御闻名于天下,为何从未出现过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

    客厅里弥漫着令人尴尬的沉默。

    不知从何时起,宁风雅的双眼早已蓄满了泪水。

    等到他终于忍受不住,转身离开之后,宁风雅才轻轻一声叹息,仿佛是在为自己的儿子感慨命运的不公。

    至于素云天,则是早已跟在宁风雅的后面冲了出去。

    防御特化型这个发展方向或许的确没有前途,但是不代表宁风雅就要一条路走到黑啊!

    客厅之内,宁风致看着素云天远去的背影,又看看宝贝女儿宁荣荣,心里忽然涌起一个疯狂的念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