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之金闪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斗罗之金闪闪 45精确制导自动追踪飞行大铁锤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试问,荣荣大小姐最讨厌的人是谁?

    那绝壁是一个叫做素云天的嚣张小子了。

    可是,看着那两柄硕大的铸造锤砸向素云天的时候,宁荣荣却不知为何,一颗心悬了起来,感到浓浓的不安。

    “素云天,不能输啊!你要是被铁匠打败了,本小姐以后找谁报仇!”

    宁荣荣这样在心里为自己开导。

    斗魂台上,素云天也第一时间观察到了那一对大铁锤。

    以素云天的个性,狼狈躲闪当然是不可以的,因为那样不够帅,有失逼格!

    作为王的继承人,他要保持王者应有的矜高,直指击败对手。

    所以,素云天选择的闪避方式是——闪现。

    只是一瞬间,素云天的身影出现在了一丈开外,完美躲开铁氏兄弟“孤注一掷”的第一波攻击。

    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对铸造锤竟然……拐弯了!

    这么重一个锤子,飞就飞了,竟然还TM带拐弯的!

    还精确制导自动追踪!

    两柄大锤继续朝素云天砸来。

    就很蛋疼。

    看着那一对往素云天头上招呼的大铁锤,观众席上的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赢了!”

    在他们看来,铁氏兄弟在用出“孤注一掷”的时候,就已经赢下了这场斗魂。

    素云天的“闪现”确实令人感到惊艳,但交掉了闪现之后,他还能怎么挣扎呢?

    同一时间,VIP包厢里的宁风致亦是松了口气。

    “赢了!”

    ——风云组合,赢定了。

    斗魂台上,素云天再一次闪现了。

    这次,素云天的落点在宁风雅的身侧。

    宁风雅?

    这个从斗魂的一开始,就被所有人忽视、甚至被妹妹宁荣荣忽视的大魂师,早就已经唤出了自己的武魂,此时见到素云天闪现过来,脚下的第一魂环立刻亮起。

    “第一魂技,画地为牢!”

    一座黑不溜秋的铁塔从天而降,将素云天、宁风雅困在其中。

    黑塔之外,两柄铸造锤轰然而至,重重地砸在黑塔上,但那黑塔却如山岳般,岿然不动。

    两柄铸造锤“哐当”一声,重重地落在地上,铁氏兄弟似乎是被反震的力道所伤,脸色苍白,先后吐了一口淤血。

    ……他们被震伤了!

    可那座黑塔却似乎一点事儿都没有,这是什么武魂?又是什么魂技?

    数秒之后,黑塔如烟雾般消散,素云天和宁风雅依然屹立于斗魂台上。

    除了宁风雅的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素云天仍是状态完好。

    “区区杂修……”

    素云天的身后再次张开十六扇以太之门,妖异的红瞳中,是令人心生敬畏和恐惧的凶光。

    十几柄刀剑正要轰出,宁风雅忽然搭上了素云天的肩膀:“云天,算了吧,我没受伤,就是魂力消耗有点大。”

    铁氏兄弟也不是那种特别耿的人,当下立马向主持人大喊一声“认输”,干脆利落地承认自己不如对方。

    至此,风云雄霸天下的组合赢得这场比赛,素云天若是再出手,便是恶意伤人了。

    “哼!”

    素云天不再看对面,收起了武器,转身扬长而去。

    宁风雅有些疑惑,心想为何一到了斗魂场,素云天就变得暴戾、狂傲了许多呢?

    他连忙跟上素云天的脚步。

    观众席上,久久沉默。

    吃瓜群众们显然还不能接受风云组合击败了铁血组合的事实。

    但事实就是事实,容不得他们继续自我欺骗。

    良久,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我的钱啊!”

    他押了铁血兄弟赢,此刻全都打水漂了。

    观众席上顿时响起一片哀嚎。

    观众席二楼的VIP包厢内,宁荣荣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心情立刻就愉悦起来了。

    “素云天那家伙,这次给本小姐挣了20万金魂币。”

    荣荣大小姐虽然从来不缺钱,但是凭空多了近20万的零花钱,还是可以高兴一会儿的。

    在这个世界,一枚金魂币的购买力要超过一百块软妹币,20万金魂币,是很多人一辈子也挣不到的财富,可是却在这大斗魂场中,轻而易举地实现了。

    雪清河押注更多,获利是40万,就算是去掉大斗魂场的佣金抽成,也是净赚30多万。

    她眯着眼睛说道:“想到素云天这小子一把就赚够了他三年的生活费,我充实而欣慰。”

    VIP包厢的另一侧,剑道尘心和宁风致凑在一起耳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宁荣荣跳过去坐在了宁风致的腿上:“爸爸,三哥的变异黑塔武魂,真的是废武魂吗?”

    宁风致沉默。

    宁荣荣继续说道:“刚才如果不是三哥及时开启第一魂技,素云天那家伙也不一定能赢!”

    这位七宝琉璃宗的小魔女,已经从“风云雄霸天下”这个双人组合的战斗中,观察到很多东西。

    “为什么我和三哥组队的时候,我们都没什么战斗力,只能被动挨打,可他和素云天组队,就显得很厉害了呢?”

    宁风致缓缓说道:“没错,就算是成为最坚固的盾牌,风雅也无法依靠自己取得胜利。除非……”

    “除非在这最坚固的盾牌之后,还有一柄最锋利的剑!”

    这一句却是尘心说的。

    宁风致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这就是‘风云’组合的意义所在。”

    宁荣荣此时年岁尚小,有些听不懂两个大佬的谈话,什么剑啊盾啊的,绕口令吗?

    注意到小魔女迷惑的表情,还是雪清河充当了解说员的角色:“老师的观点是说,一味强化防御,注定不会有长远的发展,这应该是指象甲宗这种走极端防御路线的宗门,并不是针对具体的某一个魂师。”

    “三公子的变异黑塔,虽然是防御特化型的武魂,但若是有小天与他配合,两人一攻一守,则大有可为。”

    荣荣用力地思考一番,忽然灵光一闪:“那是不是说,三哥的武魂不是废武魂?”

    雪清河此时却故作惊讶:“荣荣,我记得从一开始,就是你在嘲笑三公子是废武魂的吧?”

    “我……”宁荣荣一时语塞,过了好一会儿,才难为情地道,“我错了还不行吗。”

    “可是,既然三哥的武魂不是废武魂,爸爸你为什么还要那样说他?”

    面对宁荣荣的问题,宁风致却没有回答的兴致。

    他只是拄着拐杖,默默走出观众席,前往宁风雅的方向,准备去恭喜儿子赢得了斗魂的胜利。

    变异黑塔到底是不是废武魂呢?

    此时此刻,就连宁风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但不论如何,他说出“废武魂”这番话的目的已经达到,而且效果出奇地好。

    这就已经足够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