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之金闪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斗罗之金闪闪 58千仞雪:我知道,你喜欢我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商量完了皇斗战队的事情,素云天却迟迟不肯从千仞雪的书房挪窝。

    他甚至还十分大胆地往千仞雪的身边凑了凑,口中说道:“殿下,这房间里也没有外人,你要不要把面具摘了,一直戴着张人皮,不难受吗?”

    “也对,是挺难受的。”

    说着,千仞雪就把面具揭了下来,露出倾国倾城的容颜。

    素云天舒了口气:“嗯,还是这样好看。”

    ……好看归好看,今天的千仞雪有点奇怪啊。

    这么轻易地摘下了面具,她难道对我图谋不轨?

    可是我又打不过她,怎么办呢?在线等,挺急的。

    千仞雪总觉得素云天这些天有点跳得太厉害了,决心敲打敲打他,便翘着二郎腿,风轻云淡地来了一句:“素云天,我知道你的秘密。”

    素云天马上就笑了:“在你面前,我没有秘密。”

    千仞雪点了点头:“说的也是,你那点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

    素云天的笑容变得有些不自然……这妮子到底想干嘛?

    不用他多猜测,因为千仞雪自己说了。

    “你喜欢我。”

    素云天一愣,心跳骤然加速。

    千仞雪盯着他,露出了狐狸般的戏谑表情:“之前那一次,我在湖心的亭子里喝酒,你没皮没脸地凑过来,不怕我杀了你吗?”

    提起那晚的经历,千仞雪无法忘记当时素云天的眼神。她可以断定,那个时候的素云天,已经喜欢上自己了。

    此时,素云天反倒冷静下来,红色的双瞳盯着千仞雪,嘴角缓缓扬起微笑:“没错,我是喜欢你,而且,比你自己认为的还要更早一些。”

    “嗯?”

    这次轮到千仞雪愣了。

    “在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素云天眼中开始有温柔涌现,“当时我魂力耗尽,看着大哥即将被杀却束手无策,是你从天而降,救了我们兄弟俩。”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这辈子是忘不掉你了。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从那一天起,你就已经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深处,再也抹不掉。”

    “你就是我的天使!”

    听到素云天的心声,千仞雪不知为何,竟然有些心慌。

    她本以为自己见多识广、阅历丰富,又比素云天大三岁,可以拿这小子对自己的爱慕做文章,敲打敲打素云天。

    没想到人家根本就很坦荡,一点都不怵的,干脆利落地承认了!

    千仞雪不仅没能让素云天感到窘迫,反而是她自己变得很被动。

    这要怎么办?

    爷爷教我的东西里面,不包括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啊。

    主动发起攻击的千仞雪,在此时陷入了沉默。

    素云天说完了自己的心里话,竟然感到一阵莫名的轻松,大概是因为之前压抑地太久了吧。

    此刻他看着千仞雪,面带微笑:“我的这点小心思,都告诉你了,那你呢?一直把我留着你身边,是不是馋我身子?”

    这时的素云天,没有使用第二魂技“红颜的美少年”,但千仞雪在看着他的时候,竟然感到一阵不自禁的目眩神迷。

    尤其在“是不是馋我身子”问出来之后,千仞雪更是气血上涌,脸蛋染上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这个没皮没脸的家伙,都在说什么话呢。

    偏偏素云天的那双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千仞雪,不由让她更加难受。

    于是,千仞雪开始转移话题:“你啊,总是太过自信,就成了自大和骄傲。我糖糖天使之神的代言人,怎么会看上你这个狂妄无知的小子。”

    素云天皱了皱眉:“我也有天使武魂,配不上你吗?”

    ……死告天使也是天使!没毛病!

    千仞雪想起素云天天使武魂的种种奇怪之处,没好气地吐槽道:“你那也叫天使武魂?我看是乡下来的天使吧。”

    素云天则是一脸神秘地样子:“死告天使可不是乡下来的,而是自死亡的幽谷中来的,逼格很高的哟,不亚于你的六翼天使。”

    他这么一说,千仞雪就更听不懂了,只好白了素云天一眼:“你就吹吧。”

    素云天咂了咂嘴,觉得有点蛋疼。

    王哈桑逼格不高吗?死告天使听起来不酷吗?

    但是千仞雪get不到这个点,装逼就不成为装逼了。

    ……简而言之,没意思了。

    然而,提起死告天使,却让素云天想起当年的旧事。

    当时有三名杀手在城外追击他们兄弟俩,素云天杀了一个,千仞雪杀了一个,还有一个给千仞雪放走了!

    既然是杀手,那么幕后必有主谋,不知道是谁策划了那次袭击事件呢?

    想到这里,素云天便问千仞雪,有没有关于那次诺丁城武魂分殿遇袭的线索。

    千仞雪眼神微动,很快说道:“没有,我当时只是路过,碰巧见到你,便救了下来。”

    “那个你放走的杀手呢?”

    “不知道啊,有可能在哪个犄角旮旯藏起来了吧。”

    在撒谎的时候,千仞雪重新恢复了冷静。

    素云天得不到想要的信息,不免有些失望。

    而且,让素云天觉得奇怪的是,以千仞雪的实力和个性,在事后没有去追查这件事,也没有追杀那名逃走的杀手,感觉有点……不对劲呢。

    想到这里,素云天说出一个长久以来的想法:“我想回一趟诺丁城,查查这件事,能不能借我几个人用?”

    千仞雪自信当年那件事做得足够干净,也不怕素云天能查出什么,有恃无恐地点了点头:“可以,需要几个人?什么实力?”

    “实力当然是越高越好,人数却是越少越好,如果可以的话,要不你陪我一起?”

    千仞雪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用你的脑子想一想,这怎么可能?”

    “那随便吧,实力比我强就行。”

    “嗯,明天我会安排。”千仞雪说着就重新戴上面具,朝素云天摆了摆手,“你下去吧,我要做事了。”

    “早点休息哦。”

    素云天体贴地帮千仞雪关好了门,但走出院落的时候,脸上表情逐渐凝重。

    书房之内,千仞雪也板着一张脸,眼神闪烁。

    今天自己敲打素云天的打算,不仅没起到想要的作用,还被素云天反将一军,真的是亏了。

    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是因为素云天的大胆告白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还是因为……她自己对于当年的事,一直心怀愧疚?

    想起两年多以来的点点滴滴,想起月下夜谈时他的眼神,千仞雪摇了摇头,找不到答案。

    唯有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