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之金闪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斗罗之金闪闪 59真的只是巧合吗?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素云天迟迟不能入眠。

    当年武魂分殿遇袭,兄弟俩被追杀的事情,有点蹊跷。

    他本来已经渐渐将此事放下,但今晚与千仞雪的一番谈话,却让素云天发现了新的疑点。

    刚才,他问了一个问题,但千仞雪没有回答。

    他问的是,为什么千仞雪要把自己一直留着身边。

    答案当然不会是因为千仞雪馋自己身子。在素云天看来,千仞雪一直把自己放在身边,甚至是进行监视,是因为自己拥有“死告天使”的第二武魂。

    天使武魂在大陆上太过稀有,自己的“死告天使”又是天使中的异类,千仞雪有太多的理由,把自己捏在掌心。

    若是考虑到未来武魂殿内部的争斗,千仞雪把素云天当成小弟来培养、雪藏,留待日后使用,也是很有可能的。

    如此一来,就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

    ……千仞雪从杀手刀下救下素云涛、素云天兄弟,真的只是像她说的那样,路过吗?

    从表面上看,千仞雪当时顶着“雪清河”的身份,去帝国边境的法斯诺行省,是为了制造二皇子雪洛川死亡的不在场证明。

    这是很合理的解释。

    但是她路过诺丁城的时机,正好是自己被追杀的时候。

    就在那天的下午,素云天刚刚觉醒了天使武魂。

    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

    自己武魂觉醒的时候,同样拥有天使武魂的千仞雪,能否感应到呢?

    如果她的确感应到了,千仞雪会怎么做呢?

    倘若是以阴谋论的角度去思考,素云天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但他希望这个猜想是错的。

    至少目前而言,素云天希望“千仞雪路过救下自己”,只是巧合。

    次日中午,天斗城皇城护卫队第三分队的队长,陆仁贾来到了太子府。

    “听说云天大兄弟要出一趟门,承蒙殿下看得上在下,指名让我护送云天爵士。”

    陆仁贾见到素云天后,笑着说道。

    “原来是陆兄啊,这一路上,要靠陆兄帮衬了。”

    素云天客气了一下,望向陆仁贾的脸庞时,却是有些迷糊。

    这个人,他是有印象的,上次去天斗城外的猎魂森林狩猎魂环,就是这个陆仁贾帮忙。

    但是……自己怎么回忆不起陆仁贾的长相呢?

    不过,回忆不起来也没关系,陆仁贾的长相属于那种扔进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到的类型,可以说十分地路人了。

    临行之际,素云天找到千仞雪,一张口就要东西:“此去诺丁城路途遥远,一来一回至少要一个多月。殿下不妨给我些天材地宝,我也好路上修炼。”

    陆仁贾在旁边站着,瞬间就觉得素云天非常之牛逼,忍不住为他竖起大拇指。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厚过城墙,还理直气壮的。

    谁知千仞雪竟然也没拒绝,挥了挥手说道:“找大雪去,别来烦我。”

    “谢过殿下。”

    陆仁贾再一次对素云天刮目相看,那艳羡的眼神仿佛是在说……兄弟,真心牛逼!

    两人正要离开,千仞雪却好像想起了什么东西,叫住素云天:“天材地宝虽好,但是也不能过于依赖这些东西。你现在魂力不到30级,最好还是稳扎稳打,对于你以后的成长更有利。”

    素云天笑了笑:“这个道理我明白,多谢殿下提醒。”

    “告辞。”

    食用天材地宝主要是两样好处,一样是魂力的增幅,另一样就是改善体质、提升天赋了。

    只不过这个世界上,仙品和更高级别的天材地宝少之又少,大部分的天材地宝,主要作用是提升魂力。

    过多地服用天材地宝,等于是跳过了魂力修炼的过程,本质上是揠苗助长。

    千仞雪特意提醒素云天这件事,是希望他戒骄戒躁,不要逞一时之快。

    素云天当然明白这一点,因为他张嘴讨要的这些东西,其实并不是给自己吃的。

    两人跟着大雪,到库房里翻找一番,搜罗了一堆好东西,看的陆仁贾眼馋。

    可惜这些天材地宝都是给素云天的,不是给他陆仁贾的。

    能看不能吃,真的蓝瘦。

    “小天,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啊。”

    离开太子府的时候,大雪向他挥手道别。

    两人牵马走在街上,陆仁贾问道:“云天兄弟为何牵了三匹马?若是考虑一人两骑换乘,也不够呀。”

    素云天面无表情,竭力忍住想笑的欲望:“还有一个人,是我新收的小弟。”

    “喔?真是让人期待。”

    陆仁贾搓了搓手,此刻的他,还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心险恶如此。

    两人来到两条街以外的宁府,陆仁贾又问:“云天兄弟,你难道收了七宝琉璃宗的宁三公子做小弟?这有点匪夷所思了吧。”

    开玩笑,宁风雅即便不是七宝琉璃宗的继承人,那也不可能给你一个男爵做小弟啊。

    素云天笑了:“宁三做事低调,没想到陆兄竟然知道这是他的宅邸,看来你消息很灵通啊。”

    陆仁贾讪讪:“一般一般。”

    “你猜错了。”

    陆仁贾笑不出来了。

    素云天问了宁府的守卫,才知道宁风雅已经去大斗魂场了。

    不过这也不打紧,素云天来这里,只是要跟宁风雅打个招呼,并不是想带宁风雅一起去诺丁城。

    “麻烦你转告他,就说我出一趟远门,大概两个月的时间。”

    “好嘞,云天爵士的话一定带到。”

    然后,素云天转头穿过马路,来到宁风雅宅邸对面的宅子大门前,用力拍门。

    陆仁贾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又怕自己猜错,不禁有些束手束脚。

    没过多久,门内有声音传出:“来了来了,别敲了,烦死了!”

    听到这个声音,陆仁贾一愣。

    这声音有点耳熟啊,是不是在哪里听过。

    大门嘎吱一声打开,门缝里露出一个窈窕身影。

    素云天看了看呆若木鸡的陆仁贾,笑道:“这就是我新收的小弟。”

    林梦追似乎是不喜欢“小弟”的称呼,瞪了素云天一眼。

    “你收拾一下,半小时后出远门。”

    林梦追瞅瞅素云天,又瞅瞅陆仁贾,忍不住问:“你魂力到30级了?”

    素云天忍俊不禁,笑出声来:“还早着呢,这次是有别的事情。”

    “那你等着,我一会儿就好。”

    林梦追匆匆地回去了。

    昨天素云天只是买了房,仆人、侍女都没有雇,很多配套的东西没跟上来,这座宅子空荡荡的只有林梦追一个人,素云天也懒得进去,索性和陆仁贾一起,站在大门口等着。

    陆仁贾此刻却是一副苦瓜脸,十分哀怨地盯着素云天道:“大兄弟,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啊。”

    “不不不,你至少应该感谢我,让你重新见到了林梦追。”

    素云天哈哈大笑。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