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之金闪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斗罗之金闪闪 64想不想柳二龙?我知道她在哪儿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诺丁城武魂分殿的门厅之内,素云天没有跟丝丝作过多的纠缠,很快就让她带自己去见分殿的主教。

    “我要查两年前的档案。”

    素云天开门见山,说出来意。

    主教是一名模样敦厚的中年人,但眼神中却有桀骜,尤其是看见素云天是被丝丝带来的,他的心里更添不屑,遂拒绝道:“武魂殿的档案不是你想查就查的,即便是上级主教来,也要带着圣殿的手令才行!”

    站在素云天背后的陆仁贾登时怒了。

    什么圣殿的手令,什么上级主教,要查区区一个武魂分殿的卷宗,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这名主教就是在口嗨。

    “不可。”素云天及时伸手拦住陆仁贾,“你们有所不知,这间办公室曾经是马修诺长老的办公室,他对我有恩,不能在这里动手打人。”

    虽然他阻止了陆仁贾,但语气中明显流露出,看不上这名主教的意思,这无疑令主教更加恼怒:“这里不欢迎你们,给我滚!”

    一声若有若无的琴音响起,林梦追的怀里已经抱着一具古琴,那是她的武魂。

    亦是她的武器。

    素云天再一次拦住了她。

    然后,淡金色的宝物库之门打开,他从里面拿出一块硕大的何首乌,自顾自地说道:“千年何首乌,食之益寿延年,固本培元,是我从天斗城拍卖场里买来的,花了两千金魂币。”

    两千金魂币不是小数目,但比起金钱,何首乌的平和醇厚的药性更令人垂涎。普通人吃了它,可以去除病痛,魂师吃了它,对修炼也很有好处。

    丝丝和主教不约而同地盯着素云天,眼眸中露出贪婪的青光。

    素云天看着主教,微微一笑:“想要吗?”

    主教冷哼一声:“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你以为区区一块何首乌,就能破坏我的原则吗!”

    素云天笑了。

    “这样啊,那行,给你吧。”

    他随手把何首乌扔进丝丝的怀里。

    丝丝顿时大喜过望,望向素云天的眼神,媚得几乎要流出水来。

    淡金色的宝物库之门再次打开,素云天从里面拿出一株同样硕大的老参:“两千年长白山人参,产自冰封森林,食之益气补血,可助魂师修炼。”

    主教和丝丝的眼神再一次变的狂热。

    “想要吗?”

    主教这一次,选择忠于自己的内心,缓缓点头。

    ……什么原则,什么节操,统统逃不过真香定律。

    素云天脸上温暖的笑容渐渐敛去,露出俯瞰众生的威严:“给老子爬!”

    看着高高在上的素云天,和少年身后那名实力高强的魂师,主教的脸色变了又变。

    ……如果不爬,他们一定会动手。

    最终,对死亡的恐惧终于冲垮了他自尊,主教很快从桌边趴下。

    “爬,这就爬!”

    他手足并用,爬到素云天脚下,竭力仰起头来,带着讨好的笑容。

    素云天依旧面如寒霜,手中的老参随手一扔,再一次落在了丝丝的胸前,不偏不倚,正好卡在深深的山谷当中,惹得丝丝惊叫一声。

    “带路!”

    丝丝心花怒放,当即领着素云天三人离开这间办公室,去查阅卷宗。

    她走在前面,不住地扭动腰肢,好似屁股后面有条狐狸尾巴一样,摇曳生姿。

    素云天平日里都是和千仞雪、大雪这样的美女相处,次一点也有林梦追、宁荣荣之流,此刻见丝丝竭尽所能地搔首弄姿,不免心生厌恶。

    三分钟后,素云天进入档案室,开始翻阅这座武魂分殿的卷宗。

    除了查那次遇袭事件的资料以外,他还让林梦追找来了诺丁城魂师登记名册。

    关于那次遇袭事件,他们三人翻了整整两个小时,终究还是一无所获。

    别说是线索了,就连一丢丢的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除了素云天兄弟两人,当天晚上在武魂分殿的所有人都被杀死,甚至包括在门口站岗的两个保安。

    从死者的伤口判断,发动袭击的人实力强大,所有攻击均是一击毙命,有刀伤、枪伤和剑伤三类。

    素云天不由想起那天晚上的三名杀手——老刀、断枪、残剑。

    老刀死在了自己的剑下,断枪死在千仞雪的手上,那个跑掉的残剑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素云天又翻阅了诺丁城的魂师登记名册。

    然而,并没有发现魂尊、魂宗这两个段位中,有哪个魂师是剑武魂——诺丁城还是太小了,30级以上的魂师寥寥无几。

    快要天黑的时候,素云天叹了口气,决定放弃。

    三人离开武魂殿,来到城内最豪华的酒店休息。

    吃完晚餐后,素云天却是没有丝毫睡意,便出来闲逛,走着走着,竟然到了诺丁初级魂师学院附近。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塞给门卫两枚金魂币后,素云天大摇大摆地走进学院。

    门卫很是贴心,亲自来为素云天做向导,两人直直地来到教职工宿舍,在大师玉小刚的房门前停下了脚步。

    门卫大声敲门:“大师,大师,有贵客!”

    开门的人是个相貌普通、胡子拉碴的中年人,看年纪约莫四十岁左右,正是大师玉小刚。

    “找我什么事?”

    玉小刚看了看金发红瞳的素云天,不解地问。

    素云天扔给门卫一枚金魂币,挥挥手示意他爬,然后一脚迈进玉小刚的宿舍。

    “我特地从天斗城跑过来,就是为了见一见大师你。”

    他打量着这个房间,发现各种物件十分朴素,但收拾得井井有条,最为惹人注目的,是靠墙放置的一排高大的书架,里面塞了满满的书籍、笔记本,还有装订成册的手稿。

    玉小刚转身盯着素云天,眼眸中有显而易见的警惕:“在下实力低微,怕是不值得你特地从天斗城赶来。你是谁,究竟有何目的?”

    素云天自来熟地坐在玉小刚的书桌前,还翘起了二郎腿,摆着大佬的坐姿说道:“我叫素云天,听说大师玉小刚的理论研究独树一帜,是魂师界中的翘楚,这不就过来了吗?我此行的目的,就是你多年的研究成果。”

    “你的这些书籍、笔记、手稿,能不能全部打包借给我?等我花个一年半载,好好拜读之后,再还回来。”

    素云天一张口就是极其无理的要求,饶是玉小刚涵养好,也是怒了。

    “凭什么?”

    简单的三个字,道出了玉小刚的不满。

    人家研究了二十多年的成果,为什么你一句话,就要双手奉上呢?

    “就凭我有她的消息。”

    素云天的回答,让玉小刚摸不着头脑,十分迷惑。

    她?

    “一别二十年,你想不想柳二龙?”素云天的嘴角扬起愉悦的笑容,“我知道她在哪儿。”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